凉城

┃◆《好久不见》第一日——凉城

 

第一日

 

“好久不见”

这一句清淡又包含着万千沧桑的语句,很快被吹散在长白山的狂风乱雪中……

男人的嗓音低沉,略带沙哑,蓝帽青年抬起头,用淡若止水的眸子直视眼前的人,缄默无语。

男人伸出手,“回家吧。”

蓝帽青年点头,亦保持在适当的安全范围内。

男人一笑,眼角的细纹越发清晰,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 

01 【人来才扫地,人去才泡茶】

西冷印社的牌坊依旧悬挂在街角一隅,时过境迁的,终究只是人心。

风烟卷起角落的尘土,几片枯叶飘至门前,被拿着扫帚的健壮小伙扫至一旁,抬眼便发现了二人,“老板,你回来了,啊,这位是……”
他一脸灿烂的迎上前来,看到男人身后的青年随后一愣,瞬即大悟一般,“你不就是……阿勒,你怎么一点儿都没变啊?”
男人有意拍了一下他的肩头,笑骂道“还不快去端茶,竟在这扫地,像什么话!”
小伙一见老板刻意转移话题,立刻领会,“我这就去!”
男人回头朝青年一笑,“这小子十年白长了,他娘的光领工资不干活,快进来吧。”
刚一转身,还未踏进门槛半步,先被一团东西扑了过来。
“爸爸,我要吃糖葫芦!”一个五六岁的男孩,稚气未脱,正向着男人撒娇求食,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有人在,歪头看向了男人身后的青年,好奇的黑瞳犹如星子一般耀眼。
男人尴尬了两秒,顺即道“快叫张……哥哥。”
男孩不语,几步跳到青年面前,左看右看,甚至用鼻子去嗅,随后扑到青年身上,天真可爱的模样让青年犹豫了几分,最终把手放下,任由他抱。
“我知道你”,男孩抬头笑得一脸无邪,“爸爸的一张照片上有你,不过爸爸不让我看,我叫吴言,你呢,大哥哥?”
“张起灵”
店内并无太大变化,倒是多出了位女主人,正在桌前翻看些什么,见有客人来,合册起身,“你好”笑容温柔解语,“想必你就是张起灵吧,初次见面,我是吴邪的妻子,萦荌

张起灵不语。
吴邪进一步说,“你先去备下饭菜,小哥,一路劳累,先坐下喝杯茶……”
“哎呦我说天真老同志,你说你怎么这么寒掺啊,小哥这等贵客来了,当然得去高档酒店招待啊,楼外楼,走着!”语罢,不等张起灵作何反应,来者先揽上了他的肩,一笑满脸的肥肉都堆在了一起,不必多述,来者正是王胖子,还没等吴邪说话,拉着张起灵和吴言便出了店门。
“老板,茶……”伙计端茶愣在原地,呆看到店里只剩老板和老板娘,吴邪挥手道“不用了”,便跟了出去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02 【浮云一别后,流水十年间】
饭席之间,净是胖子在座上拉着小哥胡扯闲篇,被胖子狠宰了一顿吴邪默默无语,一个人喝起了闷酒。
胖子终于得空招呼无邪,半分醉意喊道“吴邪,我说你丫的小哥回来了,你怎么老沉这个脸啊,就在那埋头喝闷酒多没趣,来,为了庆祝小哥‘刑满释放’,胖爷我先干一杯!”说完一杯酒仰头尽数喝下。
吴言扯了下胖子的衣角,一脸馋相哀求道“胖爷,我也要喝。”
“去去去,小孩子家家的能喝酒么!”
吴言不依,与胖子闹作一团。 
夜空繁星点点,一泓月光倾泻而下,凉风驶过,吴邪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“胖子还是那样,没心没肺活的倒挺自在。”吴邪找到坐在门边青石板上的小哥,率先打破一阵静寂。
眼前的人抬头望天,薄唇微启,像断了点的娃娃,精致的外表下,更多的是一种不真实的距离感。
“那你呢……”
不知站了多久,吴邪醉意渐上心头,游丝般缥缈的话语从小哥嘴角流出,却还是被耳朵捕捉到了。
“哈……我挺好的啊,家里人给我相了个媳妇,也有了儿子,整天没事就待在店里,日子过得倒也算清静。”吴邪撤出一贯地傻笑,带着一丝一毫的浊音,倒有些说不出来的苦涩味道。
“小哥……”半晌,吴邪才开了口,似欲说些什么,却被屋里胖子“云彩云彩”
杀猪一般的嘶喊咽下喉咙,吴邪不由得望向屋内苦笑一番,“这几年,胖子一喝醉,就疯了一样的哭喊着‘云彩’”,吴邪向小哥伸出手,“回去吧。”
小哥额前的碎发遮挡住了眼眸,看不出什么表情,反正还是张面瘫脸吧,这个闷油瓶。
吴邪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时,冰凉的触感自手心传遍全身的每一个感官,吴邪唇角勾勒出一抹温暖的弧度,轻轻将他拉起。
男人手掌的温暖力度让小哥没由来的心头一颤,抬头就遇上了他的眸子,记忆的缺口被拉扯开来,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地流淌出来,深深的沁入心扉,让他莫名的有了一瞬清浅心动的错觉。
“我说吴邪啊,你都老婆孩子热炕头了,他娘的胖爷我还没老婆呢!走,跟胖爷我回巴乃,我今天就要八抬大轿迎娶云彩!听着,你和小哥都得去喝胖爷我的喜酒,红包一个都不能少……”胖子喝了个大醉,走路东歪西倒的,幸而有吴邪在一旁搀扶着,“行,红包一定少不了你的。”
胖子一翻身,靠在路灯上猛吐了起来,继而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,不顾旁人哭喊了起来,“他娘的什么红包啊!云彩都没了!我的云彩啊,你怎么就不等着胖爷我和你一起走呢!云彩……”刚要喊又狂吐了起来,吴邪在一旁不断地给他轻拍背部,小哥仍站在一边,不语。
过往云烟,总以为被时间沧海湮没了,殊不知,潮汐迁灭,该逃的终是逃不掉。
锦瑟无端,流年暗转,十年的光阴或长或短,长得足够去忘记一些人,一些事,短得,连心痛都如此清晰刻骨。
吴邪知道,云彩从胖子炽热的生命中淡去,却潜伏在他的伤口之中,这十年来,胖子不是没有想过,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,可有些人,就是忘不了,胖子重情,他平日里疯疯傻傻,始终掩着自己的旧伤口,他这样下去,徘徊余生,直至终老倒也不是不可能,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把胖子塞进车里,他还抓着吴邪的手嘟囔个不停,“他娘个鸡巴蛋子,小哥一回来才知道胖爷我又活了十年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胖子笑得眼角溢出泪水,“这十年算是辜负了!”胖子的一声仰天怒吼被车位的烟云消散了,吞噬在一片寂无人声的黑夜里。
“辜负……了么?”吴邪望着渐行渐远的一抹光亮,一晃消失在了黑暗的尽头,眼角微微泛潮,深吸了一口气,“回家吧,小哥。” 

 

 

评论
热度(6)

© 凉城 | Powered by LOFTER